董旭芳


我(旭芳)目前就讀於北藝大舞蹈碩士班。從事身心動作教學,劇場表演,南管唱曲的教/學研究。目前研究聚焦在南管唱曲的聲音審美及身體性、工尺譜記與聲音/身體動能的關聯。

自幼受韻律體操訓練,基於對身體技術的極致要求;讓我發覺一樣的訓練目的,不同教練施作在身體上的感受以及造成的結果有著很大的差別,開啟我對觸摸用於身體訓練的好奇心。

九歲開始唱曲,離開韻律體操選手身份後,由於南管音樂的長時間薰習,以及大學進入江之翠劇場接受身體和聲音等訓練,種種刺激讓我開始反省:相對韻律體操的美麗、極致而短暫 ── 從小在我心中極具份量的幾位南管耆老,何以能夠找到源源不絕的能量,支持他們一輩子投身在自己熱愛的南管閑居日常中(動輒到八、九十歲,一百歲),興味盎然、靜定自得?肉身成住壞空、無常變化,但無論在生理、心理層面,彷彿不受到歲月和時空的束縛,所到之處音樂都因他們的加入而飽滿、和諧、完整。這是他們的斜槓人生──業餘而專精,如庖丁解牛,游刃有餘。

這樣的處事態度讓我很震撼:舞者、運動員、表演者誰沒有時間壓力?追求專業時,幾乎都必須在足夠早的年紀開始基礎練習,過幾年取得進一步的技巧、造型、能力,然後不斷不斷地精進,在自己「老到不夠好」以前有所成就。也在這樣的追趕下,我們似乎不得不磨耗掉一部分的感知能力和身體的可能性,成為一個擁有特定技術的專業人士,小心翼翼保護自己「這一部分的能力」。

有沒有可能讓身體用得更好、用得更久,更自在地跟自己的身心共存共處呢?從容、自在、不擔心,這對我來說是身為藝術家乃至於一般人不可或缺的美好特質。



越在身心覺察和動作教學的路上探索,透過動作、覺察和觸摸,從中找回從容、有能力又完整的自己,也越感受到GYROTONIC®, GYROKINESIS® 及流動伸展、身心律動等技法的美好。因此決定投入這項與人分享讓身體用得更好、活得更自在的專業。覺得能夠找到自己合適的方法,投入在身體的探索中是件幸福的事情。期待與你分享這份喜悅。